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小说 > 红楼宫梦 > 第32章 红绡香断之四【潇湘曲】

第32章 红绡香断之四【潇湘曲】(第1/2 页)

目录
最新其他小说小说: 瑞兽崽崽的被宠日常重生归来我拿了爽文剧本那片天空那片云退婚后,前任小叔缠上我火影之血月应茴念君归:妖孽阁主好会骗一见钟情,把小白兔撩到面红耳赤再相遇,又陷恨海情渊沈大人请自重不想谈恋爱的救世主不是好动物假千金归来,反派炮灰宠成团宠快穿之大龄女配不想婚配重生:偏执战王被疯批女主拿捏了海贼:摸鱼大将,晒太阳就变强本姑娘在妖魔世界里当街溜子民国灵异志快穿:开场就炮灰,翻身上位了穿书炮灰,她靠锤子征服修仙界!农门傻妻:捡个残疾夫君去种田惊!豪门全家靠听我心声获救

乾隆二年,正月初一那日,宫廷内外流光溢彩、歌舞升平,一派喜气洋洋的盛世太平景象。

即使是这终日清冷晦暗的深宫中,即使是先帝雍正甚至圣祖康熙的早已被人遗忘的旧日宫人,亦是难得的欢乐融融。垂垂老矣的亲人仍有嘘寒问暖的只言片语传来,王爷阿哥即便再忙碌或者不情愿也不得不虚与应景、以示孝道,紫禁城中、畅春园里,张灯结彩,香烟缭绕,花彩缤纷,处处灯光相映,时时细乐声喧,说不尽这太平景象,富贵风流。

然这人间万般精致,世上千种青思,却都已不再入颦如眼中心底。一如兰藻斋沉沉地静默在隆冬的雪色中。

她托言身子不爽未去参加所有应酬,只是受了允禧的几个头,便仍是沉浸在那书里,凝神集思,心无旁骛,下笔千言。万般不忍,千分幽怨,呕心沥血多日多时,终于终于,笔下那潦倒书生放下包袱、心境顿开,堪破红尘,随着那渺渺真人、茫茫大士绝尘而去。她用尽全身心力气血写道:“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

颦如颓然掷笔,长长吁了一口气,心力交瘁却亦无限满足。她虚弱而悠然地笑了。她轻轻将那墨迹犹新的书稿最后整理好,思索良久,提笔写下“潇湘妃子颦如谨奉怡红公子若容文几”并“烦红钰转交”数字,至于书稿最上端。

内殿中,两个情如姐妹、为着自己而年华老去的女子亦已安然入梦,她细细想着最后对红钰的几句叮咛,心中已无挂碍。鞭炮声、锣鼓声、更漏声,一切属于新年和尘世的声音都已遥遥飘远、终无所闻。颦如轻轻摘掉那飞檐挺立的两把头头饰,换下那对襟滚边的旗女宫装,脱去那夸张耸立的花盆底宫鞋,抹去那霜粉胭脂,去掉那钗缳佩玉,任长发自然垂顺地披展下来,只着一身月白色米黄竹叶梅花刺绣圆领袍,肩上搭着白色轻纱披帛,绣鞋罗袜,端立在镜前,恍然仍是当日湘神馆中那抚琴而歌的模样。

回顾宫室,那熟悉了三十年的精致华贵的雕梁画栋、那富丽堂皇的锦绣娟缎,不过是精心搭建的鸟笼,她如那被豢养的画眉,自从那日弃舟登岸、走进宫墙,就被深锁在这笼中,身无所托、情无所寄。窗下,那张闲置多年的焦尾古琴赫然在目,其上积满了灰尘,抚琴而歌的日子早已是许多许多年之前的梦了。而当日,如无此琴,如无此歌,是否今日又是令一番境况?

颦如淡然一笑,披上一件青色绿萼梅刺绣斗篷,抱起那张古琴,轻轻出了宫门。

雪后夜色中的畅春园幽静而清冷,兰藻斋延伸向远处的石子路上覆盖着薄薄的亮闪闪的积雪,唯有后湖温泉,仍是在寒冷的雪色中蒸腾着温润暖意,全然瑶池仙境一般,那桃花堤上,宁静而悠闲。冬日午夜的一眉新月淡淡的幽深,冷峻而凄清地映照下来,虫声寂寂,鸟声沉沉,平静的温泉湖面雾霭沉沉,似凝冻着一层薄薄的冰层,碧绿的湖水,平滑如镜,微波荡漾,偌大的堤岸上空无一人。皇宫内的繁华峥嵘是属于争奇斗艳的当今帝王嫔妃的,而这残花枯树般的太妃、老太妃的院落,早已是淡出了宫人的视线,一样的无所事事,一样的光阴虚度,一样的长夜漫漫、难消永昼。

颦如静静地走在这桃花堤畔,身边没有宫女太监,一个人恍恍惚惚地走着。寒风吹来,冷森森吹进袍服中,吹着那水面上薄薄的冰层摇摇晃晃,那份彻骨的寒意和冰冷,却使得颦如淡定悠然地笑了。

世间波澜,也如这水波,无论十万火急还是无关紧要,都是要按部就班地按照必然的规律扩散开?

桃花堤东岸尽头,是一片浓密的古树古藤,夏日绿叶参差,遮天蔽日,如今只剩下枯干扭曲的枝干,狰狞而凄厉地指向苍天。树下的堤岸是一片倾斜着延伸入湖里的草地,湖水随着草地的倾斜走势,越来越深,如今草地上雪色弥漫与湖中清水融合,浑然一体,自成一方天地,分不出何处是岸何处是水。

在这熟识的旧地,寂静而凄冷的雪后月色中,有些遥远却真切的声音在林间震荡响起:

“你们相信那种生死不渝、不离不弃的爱吗?……只要能冲出这樊笼,我死也无憾!我从不认为,我这一生,就该终老在这深宫中!”那是子佩明亮清脆的声音。

“哪一天我死的时候,就这样慢慢走进水中!……女孩子,最要不得的就是这些爱恨痴缠……” 那是子矝无限满足地轻声叹息。

这声音重叠着另一个衰弱但慈爱的声音,那是母亲临终的叮咛:“人生最苦是痴情!女孩儿家,最要紧的是不要让自己动了凡心杂念,否则万劫不复啊!”

颦如心

目录
肌膚之上
返回顶部